站长力推信誉网投【5717.COM】集团直营★AG女优发牌★万人棋牌★捕鱼爆大奖★注册瓜分百万彩金
【威尼斯人集团◆上市公司】★★顶级信誉★■★每月亿元返利★■★大额无忧★■★返水3.0%无上限★


标题: 淫妻笔记(五)
mimi





UID 3341226
精华 67
积分 1593105
帖子 65753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9
发表于 2023-5-26 08:3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淫妻笔记(五)

以下要讲述的事情,发生在2015至2022年之间,涵八个年头,时间跨度长不长,你说了算。
   
     我和妻子——若曦是2012年开始谈恋爱的,那时候我们都还在读大学,同校,我高她两级。我们大学时代的故事,虽不是本篇的重点,但在叙事需要的时候,我也会穿插着讲述些许。在主线发生的这八年里,我们的关系完成了由情侣到夫妻的转变,分界线是2020年。

    我所写的这些,全是关于我们两人以及我们同其他男男女女之间的一些“私密趣事”的。所叙内容不敢说精彩,但有黄有绿,色彩还算丰富。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第一篇 绿光乍现
                                                   1.
     
     之所以从2015年开始讲起,是因为那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导致我和若曦的相处方式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不卖关子,我说的这件事就是若曦的出轨。
   
     事情发生时,我读研三,她本科毕业,刚回老家就业不久,行业是医疗器械,岗位是销售。我们异地了。

    在她回家小半年后的一天夜里,差不多深秋时节,她突然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我听了她的话,虽然第一反应是很诧异,但是很快却又意识到这事儿无需细想却也容易理解。
   
     因为从半个月之前开始,变故的苗头就已经冒出来了。

    比如说,有一天我喝完酒,在步行回宿舍的路上给她打电话,她在电话那头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总让你少喝酒,你也不听,以后也懒得再管你了。再比如说,有天晚上,她给我打来视频,在里边儿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我默默流泪,跟她说话也不接,当时我还气呼呼地直接挂了她。
   
     我收拾了一下思绪和情绪,问她,你是不是有人了?

    诧异从她眼里一闪而过,只是一瞬,但我看得很清楚,绝不是心理作用引起的错觉。

    沉默了一会儿,她终于开口说,是的。

    怒火登时从心底升起。我这人要面子,本不想追问半句,直接甩下一句“那就分手吧”算了。但我还是耐不住好奇,依然向她询问了对方是谁?什么时候开始的?之类的问题。

    她倒也敞亮,我问啥,她答啥,几句问答下来我已经把这事儿掌握了七七八八:

    老王姓杨,是她一个闺蜜给介绍的。照她闺蜜的意思,我们这异地总是不会有结果,况且只遇到一个男人就嫁了,岂不是白活?

    她这边虽然并没完全被说服,但也觉得不好拒绝闺蜜的“好意”,于是还是抱着只当是接纳个新朋友的想法,接受了闺蜜的介绍。但这是她的想法,姓杨的老王对她可是一见钟情。

    在随后的三个月里,杨老王像狗皮膏药一样天天黏着她:朝九晚五,车接车送;风雨无阻,随叫随到。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半个月前,也就是她表示再也不管我喝酒的事情的那天,她接受了他的求爱。

    虽然我很想问她和他上过床没有,但是这个问题实在过不了面皮关,没问出口。

    既然如此,我说,那我们就分手快乐吧。

                                             2.

     我能这么容易同意她分手的要求,是因为我完全能理解她。因为恋爱久了,两人之间难免产生倦怠,想尝尝鲜,很正常;再加上枕边没人,确实寂寞,萌生出轨的念头,也是人之常情。

    就拿我来说,其实也找了别的女人。两个。

    第一个是我初中时的老同学,小颖。虽然我早就知道她与我同城读研,且我们时不时还有微信联系,但是我和她在可欣回老家前却从没约着见面过。

    若曦自己回老家去了,徒然给我留下一些无处宣泄的寂寞。正是这些寂寞,促使着我把小颖叫了出来。不过,为何选择是她?这是个很有必要回答的问题。答案是,她是我初中时曾暗恋过的女孩。

    虽然我对她有些念想,也很想肏她,但是出门前我并没预料到我自己能够成功把她拿下。一方面是因为没找到把她弄上床的切入点,另一方面,她当时是也是有一个异地男友的。

    然而,或许,是因为她一起出来吃饭的那天晚上氛围很好。我们喝了不少,从餐厅喝到酒吧;也聊了很多,从学业聊到各自内心的小秘密。我告诉了她自己曾经暗恋她的事,她甚至也告诉了我,诸如她男朋友硬度不行,不能满足她性欲之类的事情。如果初中时我们能有这样的机会,那么,我不敢往下想了……

    在一起坐的士返回的路上,我的色胆终于压不住色心了,我对她说,太晚了,我们都回不了宿舍了,不如去开个房吧。

    她说,去哪儿住?

    我知道这就算是同意了,忙回答,你跟着我就行了。

    我专门选择了一个离我们下车的地方还有几百米距离的酒店,目的就是利用走路的这点时间来试探她,看当晚有没有机会攻入她的“心灵通道”。

    我尽可能自然地将手搭在她细枝嫩条般的腰上,她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抵触的样子,反而朝着我的胸膛贴了上来,我心中暗喜,顺势把她头扳过来,对着她的樱桃小嘴一口亲了上去。

    这个步骤倒还顺利,但在我尝试着用舌头进攻“玉齿关”的时候,抵抗的迹象还是出现了,不过也只是是象征性的,因为我只是稍微将攻势加大了一点点,就进去了。

    这样的剧情,在我压在她身上,扶着“攻城杵”,向她的“温泉关”发起进攻的时候,又重复了一遍。

    由于喝了不少,战斗场面记不太清了。但是有个点,我却记得很清楚,那就是小颖的阴道肏起来的感觉,比可欣差远了。

    平心而论,若曦的小穴真心能算作“名器”。入口紧窄,夺门而入时,有吸入感;深入之后,会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但并不松垮,而是一种绵密柔软的包覆感。这种包覆感会挠得龟头酥麻无比,飘飘渺渺,美妙至极,让人分分钟产生一泻千里的冲动。

    不是我在这吹,用过的人,下来交流都说好。

    和若曦比起来,小颖到底差在哪儿?且听我细说:

    小颖的小穴,入口倒也紧致,但是是那种傻紧。就是说,塞进去也就是塞进去了,没有那一下撩人的收缩。稍入数寸,能感觉到宽敞些,不过也夹得住,像个平平无奇的直筒。在里面抽插,倒也不至于没有快感,只是跟肏若曦相比,体感相对平淡了一些。另一方面,可能是两个人体型框架不匹配的原因,用传统姿势干时,我总觉得难以找到深入的角度。再加上她又不怎么叫床,总之,就是体验平平。

    不过,能肏到自己当年心心念念的女孩,心理快感还是比较大的。但这种兴奋是一次性的。

    基于上述原因,我和小颖的艳情仅此一次,之后我们不仅再没约过炮,哪怕单纯的吃饭喝酒,也没有过了。追究原因,只能说,一半无趣一半尴尬吧。

                                            3.

     我相信人与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就说小颖和她男朋友的情况和我同可欣的现状有多么相像吧。既然小颖都让我这样给肏了,那么我就没有理由不去相信若曦也已经让别那个杨老王肏过了。

    我们在相隔五、六百公里的两地,很默契地各自寻欢,只不过她在明,我在暗。

    我觉得我们两个人,谈不上谁比谁高尚。但是,我总觉得我吃得亏要多一些。一来,从时间上看,她出轨要早于我;二来,我在心里没想过要跟她分手,她却拥新踹旧。

    我背着若曦找的第二个姑娘,是我带课的那个班上的一个女生。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和她算是师生恋。

    她叫做文婧,是个北方姑娘,典型的北方姑娘,与小巧玲珑,小鸟依人的小颖比起来,文婧则就显得要丰满多了。不过,这也只是就同小颖相比而言。总的来说,她的身材只能说是匀称偏丰满,和胖沾不上一点边。至于长相,我就这么说吧:在我第一次走进她们教室的时候,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我就注意到她了。

    不过,我并没有主动去撩她,毕竟是学生,倒是她自己找班长要来了我的微信,主动跑来表的白。当然,我并没有放过这块主动送上门来的美肉。

    我和文婧在一起的时间大概有那么一个多月的样子,但是做爱的次数,就多的难以数计了。但很奇怪,在我的记忆中,与她战斗的场面百分之90都是比较模糊的,印象深刻的也就是那么两三次。其中,最深刻的是第一次(这不废话嘛)。

    严格来说,那次我们并没有真的做,详情请容我娓娓道来。

    我记得那次,也是在喝完酒之后,一个人顶着淅淅沥沥的冰雨回宿舍,越走越冷,最后心里的寂寞空虚冷也被激发了。当我经过文婧她们宿舍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她,顿时心里感到像是有团火烧了起来,于是连忙给她打电话,喊她下来陪陪我。

    很快她下来了,穿着一条短短的裙子,大腿白花花的,在昏暗的路灯下,像是被温暖的光晕笼罩着一样。

    我迎上去,一把拉住她的手,嬉皮笑脸的说,走,跟我去开房。

    她一脸惊讶,回了句,你说真的吗?

    我见她虽然从表情看,像是被吓到,但依然紧紧跟我十指相扣,心里猜测,她估计也就是被惊了一下,并不会真的拒绝。

    于是我没再说什么,直接拽着她往一家我熟悉的酒店方向去了。

    中间的事在我的记忆中已经很模糊了,紧接着的一幕,就是她在没开灯的房间,披着窗外路灯洒进来的朦胧的光芒趴跪在我两腿之间,为我口交的画面。

    虽然老二在她肉穴里抽插进出的感觉,我已完全记不记得了。但是,她舌尖的灵巧,口腔的温软,口技的娴熟,我至今任记忆犹新,回味无穷。

    论口活,她是我经历过的女人中的天花板。良家妇女都不说了,就算是把吃鸡吧作为生计的女人,我也没见过比她厉害的。她真的是那种,能让我每次做爱时,宁愿不肏屄,也不愿漏掉这个环节的女人。

    那天晚上,我并没有插入她,倒不是因为她不愿意,而是赖我自己喝多了,自己老二不争气,支棱不起来。

    最后是她给我吸出来的。完事后,她拉我一起靠坐在床上唱歌。我猜我会永远记得我与这个漂亮的河南姑娘一起望着窗外淋着雨的高楼,一起唱着《你不是正真的快乐》的情景。

    即便那天的我和她都因为各怀心事,而不是真正的快乐,但那个当下,也是非常浪漫的了……

                                          4.

     我原以为,和她分了手,我就可以和新欢毫无顾虑地纵向激情;我原以为,文婧足以代替若曦,让我乐不思楚。

    然而,我错了。

    分手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在平静无波的心湖下面,是深不可测的爱。仔细想想也是,若不是因为深爱彼此,两个人又怎么可能一起携手面对生活的平淡呢?天天吃米饭的人,很难察觉到米粒的甜味。

    分手一个月后,我和若曦又默契了一次。

    那天我有点上情绪,总想联系她,正捧着手机纠结着要不要打给她的时候,她竟然将视频打过来了。我想都没想,秒接。

    她喝了酒,漂亮的鹅蛋脸,红扑扑的,眼光带着些迷离。

    虽然在分手之后,我每每想到她都会恨得直咬后槽牙,但是,一看见她,这些恨意就消退了大半。

    当她说出“你为什么一直不联系我”,这句话时,我的心里的最后一丝忿恼的小火苗都被彻底掐灭了,只感觉一阵阵的暖流从心底翻涌上来。

    正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把想她这件事告诉她时,她却先我一步开口了。

    我想你,她说,我真的很想你。说完眼泪就留下来了。

    我一向一看见她哭就会感到无比揪心,于是连忙告诉她,我也很想她。

    听了我的话,她哭得更厉害了。

    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选择去哄她,一直哄一直哄,哄了不少时间,她才平静下来。

    那天晚上我和她聊了很久,我们一起回忆了曾经养过的三只小狗,回忆了以前常去的那家日料店,回忆了那些曾经一起披着月光在静谧的校园里一起散步的时光。

    聊着聊着,她突然说了一句,我想跟你做爱。

                                               5.

     我让她把裤子脱下来,她照办,毫无犹豫,显然是很清楚接下来我们会要去做一些曾经我们已经做过无数次的事情了。

    无需我进一步提要求,她自己就很熟练地将手机架在支架上,又用我送她的,已经变得有些瘪的毛绒大熊抵住自己的后背,然后冲着摄像头摆出一个教科书级别的M腿。

    若曦的小穴是标准的一线天,极小的小阴唇羞羞答答地藏在肥鼓鼓的大阴唇里,大阴唇上又覆辙不少细密的阴毛,只是简单打开双脚,并不能清楚地看见那一抹粉嘟嘟的嫩肉。

    我让她把屄掰开些,我要看看水多不多,她同样依言照办,努力将肉缝掰开到极致,就像在试图将一枚饱满的蟠桃掰成两半一样。

    “一线天”刚一打开,我就看见一条晶莹剔透的水线从她粉嫩的阴门里,缓缓地滑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沿着她光滑的会阴,爬到了她浅褐色的菊门上。

    给他肏过了吗?我乘兴问出了这个问题。

    她吓了一跳,仿佛从睡梦中惊醒一般,当场懵住。像断网一样,卡顿了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吐出“没有”二字。

    我心里冷笑,脑瓜子却飞转不止,很快便计上心头,打算要诈她一诈。

    我说,你少扯,你的屄我肏了多少年?自己的东西被人动了,我会看不出来?

    她目瞪口呆,接不住话了,显然是承认又不敢,编造也不会了。

    我又接着说,他鸡巴还很大吧,口都被肏得合不拢了。

    我这已经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可欣的阴道口,此时此刻亦如彼时彼刻,像一朵花瓣抱着花瓣的粉色玫瑰,怎么看都很紧致。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绝大多数女人的屄口,只有经历了分娩的撕裂,才会变成一个肉眼可见的大洞。单凭鸡巴,就算很大,也不可能给攮出个显眼的口子。

    若曦并不是个蠢女人,但是再怎么聪明的女人也有智商的盲区,当然,男人也一样,而我恰恰很清楚她的这个盲区在那里。

    终于,她承认了这件事情。

    我不停追问各种细节,陷入被动的她,竟然知无不说,一五一十全部交代了。

    在持续审问的同时,我还不忘一直对她进行灵魂拷问,逼着她骂自己是婊子,承认自己下贱。不止如此,我还不停对她提出各种命令,比如说,让她将当天刚换下来的脏丝袜,套在我之前送给她的假振动棒上,捅自己的下体。她本是M体质,在加上可能心存愧疚,竟然连以往我怎么说都不愿意配合的要求,都照办了。包括将自慰棒插在屁眼里面,把三根手指头塞进骚屄里扣自己的G点……

    据她所说,她已经让杨老王肏过三次了,每次都是开钟点房。传统体位、狗交式、女上位、包括我们之间不太常用的,平趴在床上用背承托着男人被肏的姿势都已经用过,一句话,骚穴已经被别的男人的鸡巴从各个角度肏过了。

    让我怒火上头,醋意攻心的是,她还跟他车震过。由于那时候我俩都还没买车,因此在一起虽然也解锁了很多玩法,但车震一直是个空白。亏我还一直对车震这个事心怀期待,没想到才异地区区小半年,骚货就把这个本该属于我的初体验,随随便便送给别人了。

    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就对途观这款车产生了极大的敌意,以至于我后来买车的时候,直接把是否能吊打途观作为第一位的评判标准。直到今天,我在路上看见途观,依然会忍不住想要崩它一下……扯远了,言归正传。

    另一件让我醋意翻涌的事情,是她亲口承认了,杨老王的鸡巴确实很大,只比我两根加起来稍微短点。说到这儿,她竟然停不下来了,竟滔滔不绝地又跟我讲起了我并没问她的其它方面的一些数据,比如粗度。

    他那里长的头细根粗,最粗的地方我一只手竟然握不下!我一言不发,看着她讲。说到激动处,竟然还用手比划起来了。

    看来他的鸡巴确实博得了可欣的好感。对于这个很是令我心塞的事实,却没有任何吐槽的立场。我承认,我的鸡巴确实不大,也就是12cm多一点点,不到13cm的样子,而且也不算粗,小手妹子一把抓住也绰绰有余。

    虽然她描述这根贼鸡巴时,有意识地对表情进行了管理,但我很确定我分明从她眼里读到了一丝无论她怎么隐藏,都没能藏住的神采奕奕,尤其是当她描述到,他的鸡巴形状很翘,像一根弯弯的香蕉时。

    虽然我像生啖了一百颗柠檬一样,智齿都快酸掉了,但是我依然不得不承认,这个蠢女人这次是真的捡到宝了。

    虽然我也很难过,但是我很清楚,想要得到高质量的性爱,是一切正常人——无论男女的梦想。在这个方面,就我的禀赋来说,确实拖了她追求欢愉的后腿。虽然我时不时也能把她带到高潮,但是,她的沃地一旦让这么强劲的壮牛狠狠犁过,从此我能够带给她的快感,就会大打折扣了。道理参考我对小颖和文婧的阴道的用后评价。

    他持久吗?我一边打着飞机,一边问。

    嗯。她一边揉着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的,肿胀着的阴蒂,一边回答。虽然答案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词,但语气中却充斥着一种着令我感到窒息的坦诚和不容置疑。

    发作“en”声的这个音节,像是被握在天神手中的一把钢鞭,只是信手拈来一击,就把我打得魂飞魄散,一泄如注了……

                                                 6.

     跟若曦互道晚安并挂了视频之后,我陷入了五味杂陈和思绪纷乱。
   
     现在,我感觉不是那么痛恨这个老王了,然而,对若曦的恨意却又增长了起来。但无论情绪冲着什么方向咆哮,我始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幻想杨老王站在若曦的身后,用胯子把可欣白花花的翘臀撞的肉浪啪啪作响,四下乱颤的场面。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淫荡的梦。我梦见我在若曦的阴道里,被黏在肉壁上,动弹不得。杨老王长着个鬼头的怪屌,突然夺门而入,而若曦慵懒的膣肉,似乎突然被什么神秘力量激活了一般,潮水般地向这根怪屌涌去,顷刻间便将它完全包覆住。怪屌仿佛同她的阴道产生了共鸣一样,尺寸瞬间暴涨了十几倍,并开始蠕动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粗暴的抽插,将红彤彤的膣肉一波波撞开,然后又被若曦回涌的媚肉一波波的包覆、一浪浪地冲刷。不知过了多久,杨老王长者鬼脸的龟头,突然张大嘴巴,开始冲着我的脸一注一注喷吐腥臭的黏液,没完没了的喷发,很久,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直到……我醒来。

    我发现我的鸡巴硬得活像根小铁棒——它已经很久没达到过这样的硬度了。我不自觉地握住它,回味着刚刚所作的梦,手竟不自觉地动了起来。强烈的快感,像咸乎乎的海流一样,向我积聚而来,腐蚀着我的肉体和精神,只一小会的功夫,就变成了滔天巨浪,打得我几乎昏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我才慢慢缓过神来,心跳尚未平复,一下下,从里面狠狠敲打着胸膛。我举着一只黏糊糊的手,用另一只手摸索了半天,才抓住手机。解锁屏幕一看,时刻是北京时间凌晨3点半,日期是2015年11月16日。

    2015年11月16日,凌晨3点半,

    在我藏身的黑暗的小屋里,

    照进来一束绿光。

                                               7.

     虽然我以前也看过交换、3p乃至群P题材的日本av,但说实话,在那些日子里,我只认为这些题材完全是片方玩儿的噱头。

    直到自己的新世界大门被打开后,我才又开始重新审视这些类型的影片。很快我就发现,这些影视作品很快就成为了我释放自己新的性癖的有效出口。于是,我开始在网上疯狂寻找相关的资源。

    顺藤摸瓜,我又找到了好些个以夫妻交友为买点的网站。

    这些网站就像是某个平行宇宙的入口一样,带我进入了一片新的领域。

    在这里我看到并结识了一众与我有着相同爱好的人,并且,其中还不乏与我有着相似经历的。为此我还申请了一个新的qq账号,专门用来与同好进行私信交流。没过多久,我的qq号就加上了大几十个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以及好些个专门讨论淫妻/绿帽话题的交流群。

    我和不仅同别人畅聊私密话题,还和其中的一些人互换过女伴的私密照片和小视频。很快,单纯的嘴炮和幻想已经无法满足我了,线下活动的念头终于还是在我的脑袋中萌生了出来。

    但要想将它付诸实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4-6-18 02:06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Board - Archiver - WAP